我署发言人在《明报》发表文章继续批驳香港“自决”谬论
2016/10/24

  2016年10月24日,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在《明报》观点版发表题为《谈论自决应先学点国际法常识和历史知识》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明报》10月22日刊登了黄之锋针对我署宋哲特派员《自决在香港是个“伪命题”》一文的回应文章。由于黄文在国际法和历史常识上存在不少错谬之处,本人不能不回应如下:

  宋哲特派员的文章从国际法角度讲述了“自决”的来龙去脉及实践应用,并引伸至香港现状,指出香港既非外国殖民地,又不存在“香港民族”,故“自决”不适用于香港,所谓决定香港前途命运的“民主自决”就是打着幌子的变相“港独”。

  反观黄文,总结起来就是要表达三层意思:香港是殖民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中国”、香港要“夺回”自决权。这些在法理上和史实上都荒谬之极,稍有国际法常识和历史知识的人都会对这个谬论感到啼笑皆非。

  关于香港被联合国排除出殖民地名单一事,事实再清楚不过。英国通过武力侵占香港并进行殖民式统治,但这不等于香港就是殖民地。通常意义上的殖民地是指因外国统治、管辖而丧失了主权的国家。香港一直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本身并非国家,英国占领也没有改变这一事实,所以殖民地概念不适用于香港。根据中国政府意见,1972年11月,联合国大会应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的建议,以99票对5票将香港排除在殖民地范围之外。

  黄文称“各国取态、决议过程、会议文件、程序有否正当性至今无人得悉”。联合国是当今世界最具权威和代表性的政府间组织,联大决议通过公开投票形成并被记录在案,永载史册,怎么能说无人得悉?又何来黑箱操作一说?黄之锋不应以否定联合国权威为代价,给自己的文章乱找依据。

  黄文称,中国经历数千年君权统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大清政府,不能相提并论或划等号,以此否认中国政府对香港的主权。看来黄之锋既不了解中国5000年历史,更不了解国际法上国号变更和政府继承(succession of governments)概念。国号是国家的名称,一国国号的变更并不会改变该国的国际法主体地位;“政府继承”则涉及某一政府代表国家的资格被新政府取代后,旧政府在国际法上的权利义务转移给新政府的问题。中华民国政府取代清朝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又取代中华民国政府,这只是国号变更,国家主权和领土没有改变。香港既然是清朝领土,自然也是中华民国领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黄文称“让香港人夺回自决主权和前途的权利”。这就更谬之大矣!在国际法上,主权就是国家独立自主处理自己内外事务的权利和权力,这种国家对管辖区域内拥有的权力是至高无上和排他的。香港既然是中国一部分,何曾有过“主权”?何来夺回自决“主权”的权利?这不是赤裸裸地在搞“港独”吗?

  文章中类似缺乏国际法律和历史常识的说法不少,这不仅从法律上讲不通,徒惹人笑,从民族感情上也无法接受。搞“自决”、搞“港独”是数典忘祖、死路一条,会葬送香港的“一国两制”,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13多亿中国人民是绝不会答应的!

  (本文发表于《明报》10月24日A24观点版)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