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暴力 护法治 支持“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谢锋特派员面向外国驻港领团、商会、媒体发表演讲
2019/08/31
 
 

尊敬的驻港领团、商会、企业和媒体朋友们,  

  再次欢迎大家参加外交部驻港公署主办的活动。今的活动主要包括两个主题就大家关心的近期香港形势向各位介绍情况,帮助大家了解真相和中央政府、特区政府的立场。二是请大家参观港珠澳大桥,考察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亲身体验“现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魅力,实地感受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发展前景。

  我想六个方面分享一些看法。  

  一、处理国与国关系必须从不干涉别国内政开始   

  17世纪初,国际法鼻祖格劳秀斯提出主权平等,强调国家无论大小强弱都拥有同等权利和义务,为威斯特伐利亚以降的国际关系奠定了基石。作为主权平等的必然要求,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应运而生。 

  著名国际法学家瓦泰尔论述道:“国家自由与独立的必然结果,就是她们有权以其认为适当的方式进行自我管理,任何国家都没有丝毫权利去干涉别国内政。在国家的所有权利中,主权无疑是最严肃的,其他国家必须给予最诚敬的尊重。”  

  主权平等和不干涉内政已成为现代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联合国大会于1970年通过的《国际法原则宣言》进一步明确:“每一国均有选择其政治、经济、社会及文化制度之不可移让之权利,不受他国任何形式之干涉”,“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均无权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间接干涉任何其他国家之内政或外交事务”。  

  联大通过的《关于各国内政不容干涉及其独立与主权之保护宣言》、《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不容干涉和干预别国内政宣言》等也指出:各国有义务避免利用和歪曲人权问题,以此作为对其他国家施压,或在其他国家内部制造猜忌和混乱的手段;有义务避免从事任何旨在干涉他国内政的诽谤运动、污蔑或敌意宣传;有义务避免以任何形式或任何借口采取任何动摇或破坏另一国家稳定或其任何制度的行动或企图。  

  外交和领事人员是派出国在接受国的官方代表,国际法对其职能有明确规定,要求他们不得干涉接受国内政。《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41条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第55条明确规定,外交和领事人员“负有尊重接受国法律规章之义务”,“并负有不干涉该国内政之义务”。国际法院在解释为何必须确立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时说,“这是因为就事物的本质而言,(干涉别国内政)总是最强权的国家所为,会轻而易举地妨害国际正义”。一语道破干涉别国内政的霸权实质。  

  从过去到现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都深受外国强权干预之害。近期,个别国家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甚至威胁取消香港的经贸待遇、对特区政府官员进行制裁。这些国家的官员、议员、驻港领事等频繁同“港独”激进势力会面,将暴力行为说成是“美丽的风景”,颠倒黑白地诋毁诬陷香港警队,无中生有地指责北京“侵蚀港人自治和自由”,恬不知耻地声称其外交官“同世界各国反对抗议人士会面,不只在中国香港”。这些人以赤裸裸的言行,公然蔑视不干涉内政原则公然践踏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干涉别国内政的行为严重违反国际法,损害各国的共同利益,是世界动乱的根源。我们呼吁国际上一切爱好和平、尊重法治的正义力量团结起来,捍卫包括不干涉内政在内的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共同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二、拿《中英联合声明》说事、插手香港事务是完全错误的  

  近期个别国家频频拿《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说事,妄称有权据此“监督”香港事务。大家只要读一读《联合声明》,真相就会大白。  

  《联合声明》是中英间关于中国收回香港及有关过渡期安排的重要文件,其中没有任何条款赋予英方干预回归后香港事务的权利,而且涉及英方的条款均已履行完毕。  

  首先,《联合声明》共有8条正文和3个附件。第1条规定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第2条规定英国将香港交还给中国。香港回归后,这两条已同时履行完毕。第3条及附件一是关于中方对香港基本方针政策的原则阐述及具体说明,但没有任何涉及英方权利和义务的表述。第46条和附件二、附件三规定两国在回归过渡期的有关安排,包括双方在香港的行政管理、中英联合联络小组的设立和运作、土地契约以及批约等事项。第78条是关于实施和生效的条款。这些规定随着香港回归和各项后续工作的完成也都已履行完毕。  

  第二,《联合声明》中的对香港基本方针政策及具体说明,系中方单方面政策宣示,纯属中国内政,不是双方协议内容。《联合声明》第3条明确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决定在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这表明,在港实施“一国两制”的法律基础是中国《宪法》,并非基于《联合声明》。  

  第三,《联合声明》更没有任何条款规定英方在香港回归后对香港承担任何责任。英方因《联合声明》产生的与香港的法律联系,最迟在中英联络小组200011日终止工作时已不复存在。英方无权再根据《联合声明》对香港提出新的权利或者责任主张。简言之,对于回归后的香港,英国一无主权、二无治权、三无“监督”权。  

  需要指出的是,《联合声明》只是中英间双边文件,内容不涉及其他国家。根据一般国际法,其他国家和组织更是无权假借《中英联合声明》干涉香港事务。  

  三、从法理角度全面准确理解“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是中国政府单方面的政策宣示,是基于国际法主权平等原则以及和平解决争端原则的主动创造性实践,是中国对国际法发展的重大贡献。全面准确理解“一国两制”,必须把握好两点:  

  首先,要认清中国《宪法》是香港特区的“根”和“源”。实行“一国两制”的香港特区是根据中国《宪法》设立的。早在1982年,中国《宪法》就列入“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的规定,远远早于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是“一国两制”的具体化和法制化。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区的宪制基础。只讲某一方面或者把二者割裂开来、对立起来,都是不完整、不准确的,也不符合香港回归以来的实际情况。  

  第二,要把握好“一国”和“两制”的关系。“一国”是“两制”的基础与前提,“两制”是在“一国”之内的“两制”。香港《基本法》第1条就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第12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这说明,香港隶属于国家,是中国的香港,不是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香港依《基本法》享有高度自治。如果“一国”原则受到冲击,“两制”就无从谈起。作为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香港肩负维护国家统一与领土完整、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的宪制责任。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决不能允许的。  

  在“一国”基础上,我们尊重“两制”差异依法在香港实行高度自治的立场也是明确的、一贯的。  

  回顾150多年的英国殖民统治,没有一任港督是由港人民主选举产生,绝大部分时间立法机构成员是由港督任命。与之形成鲜明对,香港回归以后,港人依法当家作主、自行管理特区自治范围内事务。香港居民前所未有地享有广泛的民主权利和自由,任何不抱偏见的人都会否认这一事实。是,仍有一些人昧着良心地主张某些香港从未存在过的所谓“权利”,反过来栽赃中国中央政府“侵蚀”这些“权利”,这些谬论于法律无据、事实不符,再次暴露了他们的偏见、傲慢和虚伪。  

 

]

  四、国际社会应该共同反对暴力  

  近期,香港一些极端激进分子以反修例为幌子肆无忌惮实施暴力犯罪,正将香港推向极其危险的境地。  

  香港本来是一个美食、购物、行山的天堂,但这段时间,每到周末大家就开始犯愁,纠结还能不能外出,有没有公交,会不会遇到危险。那些街头暴徒丧心病狂地打砸抢烧,甚至呈现出恐怖主义特征,已经严重威胁到每个生活在这里的无辜居民,包括在座各位。  

  香港经济也倍受打击,已经“五劳七伤”。单是香港机场瘫痪一天,货运损失就高达100亿港币。78月香港酒店入住率连续下跌了30%,访港旅客数量年跌幅扩大至31%6-8月餐饮业流失营业额35亿港币。第二季度香港货物出口按年跌幅增加到5.4%。已经有两家计划集资近百亿美元的大型企业搁置在港上市计划。特区政府将2019年经济增长预测从2-3%下调到了0-1%  

  令人愤慨的是,国际上有些人、媒体、组织、国家,故意混淆和平游行与暴力犯罪,竟然把极端分子违法暴行与警察依法执法混为一谈,甚至颠倒黑白美化暴力犯罪、诋毁香港警察,丧失了起码的是非观念和道德良知,暴露出彻头彻尾的双重标准,严重助长了暴徒们的嚣张气焰,无异于助纣为虐、火上浇油。  

  暴力是文明社会的公敌。搞乱香港、搞垮香港经济没有赢家。我相信,世界各国在香港设立领事机构,跨国公司来香港兴业经营,为的是共享这里的发展机遇,而不是担惊受怕,眼睁睁地看着香港凋敝衰败。国际社会一切有正义感、愿意与香港共同创造美好未来的人,应该站出来,共同发出反对暴力的正义声音。香港再乱下去,受苦的是香港民众,受害的是被裹挟、被利用的青年人,受损的是包括各国企业在内的持份者。  

  五、尽快恢复香港法治  

  法治是社会正义、安全与秩序的根基,是人类的共同追求。法治也是香港繁荣稳定的重要基石,是港人长期珍视的核心价值。但是,一些人为了一己私利和政治目的疯狂冲击特区法治,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守法是法治最基本的要素。文明社会,每个公民都要服从并遵守法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保障的个人权利要以不影响他人合法权利及社会公共利益为限。  

  但是当下这些暴力极端分子视法律为无物,猖狂地在未经批准的时间、地点、路线举行非法游行集会,肆意瘫痪机场,堵塞交通,围攻警署,破坏立法会大楼等公共设施,甚至咬断警员手指,“起底”1600多位警员及其家属个人信息并威胁恐吓,还殴打游客、记者和路人。这些令人发指的暴行在任何国家都是必须严惩的犯罪行为。  

  历史反复证明,恶行往往打着正义的幌子。法国大革命时期,罗兰夫人在行刑前留下一句为后人所熟知的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还有一句名言说,“当法律被沉寂的时候,暴力就发生了”。少数人践踏法治的“自由”就是剥夺大多数人正常工作生活的自由,就是让文明社会倒退回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所谓“违法达义”就是这样一朵饮鸩止渴的恶花。  

  那些极端暴力分子及其幕后的策划者,往往蒙着面,躲在暗处,拿着外国护照随时准备抽身潜逃!他们明知自己的所作所为见不得人,而且压根不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却裹挟大批不明真相者,特别是把香港青年人当作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目的的赌注和人质,何其阴险毒辣!  

  香港当前的问题绝非所谓人权、自由与民主问题,而是要不要法治,要不要合法表达诉求,要不要依法惩治犯罪的问题。任由违法暴力分子以所谓“违法达义”等谬论作为挡箭牌,不受惩罚地破坏香港法治,到头来危害的不只是香港的和平安宁和繁荣,而且是人权、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沦丧,是人类文明、正义的沦丧!  

  六、支持理性对话,反对胁迫讹诈  

  没有谁比林郑月娥行政长官更希望开展对话。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动议后,特区政府广泛聆听社会各界意见,并根据各方关切数次实质性调整草案内容。5月,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多次与在座的多位总领事、商会负责人沟通,当面听取大家对修例的看法和建议。6月中旬,在修例问题引发激烈争议后,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例工作。此后,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多次表示特区政府愿以谦卑的态度与各界真诚对话,前不久还宣布建立对话平台,提倡不分阶层、不分颜色、不分年龄进行持续对话,表示愿意接触尽可能多不同背景、不同政治立场的市民,包括曾经参与示威的市民,通过对话和沟通促进相互理解, 一起寻找出路。大家难道不应该欢迎和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这样开包容的态度吗?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反对派和极端势力却得寸进尺、不依不饶,顽固纠缠所谓“五大诉求”,扬言政府不答应就坚决不对话,以不断升级的极端暴力行为胁迫特区政府。反对派和激进势力在特区警方已经明确发出反对通知书的情况下,还执意要在“8.31”这一敏感时间节点上街滋事、挑动对抗、煽动暴力。  

  既然要对话,就应该秉持相互尊重开放包容的态度理性协商寻找建设性办法。回应不等于答应,对话预设先决条件。还未对话先下逼迫对方照单全收,这不是对话而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事态的发展越来越清楚地表明,这些极端激进分子是打着对话旗号行阻挠对话之实!他们的真正目的不是修例、不是对话,而是颠覆特区合法政府,以非法手段抢班夺权,挑战“一国两制”底线!我提醒各位擦亮眼睛,不要被某些人高喊对话的假象蒙蔽,更不要被他们利用。

 

  

 

  朋友们,  

  今年是香港回归祖国第22个年头。22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得到切实有效落实22年来,香港也曾经历波折,但在中央政府的坚定支持和内地同胞的守望相助下,总能够化险为夷、转危为机。  

  当前,香港面临回归22年来最危险、最严峻的局面中央政府坚定支持林郑月娥行政长官领导的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队和司法机构果断执法、严正司法,坚决支持绝大多数香港同胞反暴力、护法治、撑警队的正义之举。中央政府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任何妄想在香港制造动乱、破坏香港繁荣稳定和“一国两制”的图谋都注定不会得逞。  

  在此,我要重申,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政府、组织或个人干预香港事务的行径,必将遭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坚决回击!我要呼吁,国际社会站出来,共同向极端暴力行径说“不”,共同支持特区政府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我还要倡议,所有期待香港繁荣稳定的国家、企业和有识之士,积极参与到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来,抓住难得的历史性机遇,共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