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专题 > 钓鱼岛问题
东亚合作:机遇与挑战
——驻日内瓦代表刘振民大使在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的演讲
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
2012/10/24

(2012年10月24日,瑞士日内瓦)

尊敬的特纳大使,
女生们、先生们:

  大家下午好!

  感谢特纳大使的热情邀请。我很高兴来到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与大家交流。我注意到今天在座的各位来自四大洲24个国家。这体现了中心合作、开放、包容的精神,也与我今天要讲的主题非常契合。

  我今天要和大家交流的主题是:东亚合作—机遇与挑战。为什么选这个题目?首先是因为我来自东亚,其次是当前东亚局势引人关注,有各种不同的看法。

  有人认为,在国际金融危机阴影下,东亚经济保持了相对稳定,成为危机中的亮点和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区域合作继续深化,前景光明。也有人认为,东亚最近地缘局势紧张,历史和现实恩怨为区域合作投下阴影,前景不容乐观。那么,怎么看待东亚的形势和东亚合作的前景?我想从四个方面谈谈我的看法。

  一、东亚合作的历史与现状

  冷战时期,东亚国家深受两极格局影响,分属两大阵营,地区合作是奢谈。在此期间,部分东南亚国家发起成立的东盟重点主要放在政治和安全领域。

  冷战的结束扫除了东亚合作的最大政治障碍,成为东亚合作的分水岭。东盟在实现自身扩员的同时,先后启动了东盟10国与中、日、韩的对话,即所谓“10+1”对话。1992年,东盟决定启动建立东盟自贸区,将合作重点转向经济领域,以提高东盟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竞争力,迎接经济全球化浪潮。

  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成为加速东亚合作的催化剂。东亚各国认识到,区域合作不仅是顺应全球化的客观要求,也是东亚联合自强、共同发展的重要途径。1997年,东盟10国与中日韩三国发起了“10+3机制”。东亚合作从此步入“快车道”,短短10多年里取得巨大成就。

  (一)经贸合作硕果累累

  我想用三组数据来说明东亚合作取得的成就:上世纪90年代初,东亚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仅为6%,今天已经接近18%。1992年,东亚区域内贸易额占区域总贸易量的45.37%,2007年增至52.23%。90年代初东亚尚无自贸区,2008年东盟自贸区建成。2010年,以东盟为核心的中国—东盟、日本—东盟、韩国—东盟、印度—东盟、澳新—东盟5个自贸区同时启动,使本地区35亿人口受益。2010年,在世界前45强经济体中,东亚国家占了8个,包括5个东盟国家及中国、日本、韩国。

  在应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过程中,东亚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东盟与中日韩三国实施了清迈倡议并实现多边化,建成1200亿美元的区域外汇储备库和7亿美元的区域信用担保和投资基金,为维护东亚经济金融稳定做出重要贡献。

  (二)安全领域合作逐步推进

  随着地区经贸合作不断深入和各方利益日益融合,东亚国家在安全领域的对话与合作也逐步推进。首先,东亚和平稳定大局得以保持。自冷战期间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后,东亚未再出现热战。其次,地区热点得到管控。朝鲜半岛核问题形成六方会谈机制,成为缓和局势、推进半岛无核化的重要平台。地区国家间总体上保持了通过外交和和平手段解决争端的势头。第三,非传统安全合作卓有成效。从反恐合作到打击马六甲海峡海盗,从印度洋海啸救灾合作到抗击中国汶川地震和日本地震海啸,合作范围不断扩大,内容不断深化。去年12月,中老缅泰四国共同启动了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

  (三)机制建设异常活跃

  冷战结束时,东亚地区仅有东盟一个区域合作机制。20多年来,以东盟为核心,东亚地区合作形成多个同心圆。

  务实合作的“10+3”机制。1997年底“10+3”合作机制启动以来,迄今已建立50多个对话机制,在金融、经贸、科技、互联互通、社会人文等20多个领域不断推进务实合作。东盟还分别与中、日、韩形成三个“10+1”对话和合作机制,成为10+3合作的重要补充。

  战略对话的10+X机制。2005年,东亚峰会诞生。除10+3国家外,还吸收了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加入,2010年美国和俄罗斯正式加入。这也就是学者常说的“10+X”。与10+3相比,东亚峰会是领导人引领的论坛,主要在战略层面就本地区政治、经济等问题进行对话。

  增进互信的东盟地区论坛。1994年东盟地区论坛成立,成为各方讨论地区热点问题、建立信任措施、开展预防外交、探讨解决争端方式的平台。论坛除10+X成员外,还吸收了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东帝汶、朝鲜、蒙古、巴布亚新几内亚、加拿大等地区国家和欧盟等,成员达到27个,具有较广泛的代表性。

  齐头并进的次区域和跨区域合作。自1999年起,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实现定期非正式会晤,并建立了部长级、高官级、工作层会晤机制,2012年决定启动三国自贸区谈判。1992年,亚洲开发银行发起的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启动,中国、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6国在交通、能源、电信、环境、旅游、人力资源开发及贸易与投资等领域开展了务实合作。1991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倡议发起大图们江合作开发,中、朝、韩、俄、蒙5国参与,成为东北亚经济交流合作的平台。1996年,东盟与中日韩和欧盟及成员国发起亚欧会议,构建亚欧跨区域对话与合作的平台。与此同时,90年代初成立的亚太经合组织涵盖了东亚地区的主要国家。

  二、中国是东亚合作的积极推动者和建设者

  1991年,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伙伴关系,是最早倡导支持东亚合作的国家之一,也是东亚合作的推动者和受益者。

  20多年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国与东盟走过了消除疑虑、开展对话、增进互信、建立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的不平凡历程。

  诸多“第一”见证了中国推动东亚合作的历程。中国在世界大国中率先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第一个与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第一个明确支持《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第一个与东盟建成覆盖19亿人口的自贸区。

  中国与东盟经贸合作不断深化。1991年,中国和东盟的贸易额仅为70亿美元,2011年跃升至3628亿美元,年均增长20%以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坚持人民币不贬值,以实际行动支持东盟国家渡过难关。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以来,中国已连续3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20年前,东盟国家盛产的榴莲等热带水果在中国难得一见,如今已摆满中国超市。

  中国积极参与东亚安全合作。2002年,中国与东盟领导人发表《中国与东盟关于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联合宣言》,启动中国与东盟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全面合作,如今已涵盖防务、灾害救援、传染病防控、反恐维和、维护海上通道安全、打击跨国犯罪等诸多非传统安全领域。中国还积极参与东盟地区论坛、香格里拉对话等多双边安全对话、防务磋商和联合军事演习及训练,与东盟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通过了落实《宣言》后续行动指针。

  中国积极参与东亚人文交流。目前,中国与东盟人员往来已突破每年1300万人次,正努力实现2015年人员往来1500万人次、2020年互派留学生各10万人的目标。中国积极为东盟国家培训人才,近年来累计为东盟十国培训数万名专门人才,涵盖经贸、电信、农业、金融、水利等各领域。

  中国积极推动加强中日韩三方合作。中国过去多年来一直是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过去三年已经成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

  三、东亚合作面临诸多挑战

  女士们,先生们,

  回首东亚合作历程,可以看出,东亚合作起步虽晚,但进展迅速。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东亚合作发展并非一路坦途,既面临老问题,也要应对新挑战。

  一是东亚地区差异性突出。从发展水平看,既有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也有快速进步的发展中国家,还有最不发达国家。从政治制度来看,有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还有君主制国家。从宗教文化看,本地区汇集了道教、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神道教等多种宗教信仰。这与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非常不同,对区域一体化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二是东亚地区新旧矛盾错综复杂。一方面,东亚是世界上唯一冷战残余尚存的地区,朝鲜半岛局势始终牵动地区安全神经。本地区长期存在的领土、民族、宗教、历史争端等挥之不去,时不时干扰合作大局。近年来,东亚和亚太地区成为主要大国利益交织最密集、互动最频繁的地区,引发各方高度关注。以此同时,东亚国家还共同面临日益突出的恐怖主义、跨国犯罪、自然灾害、传染性疾病蔓延等新挑战。

  三是合作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目前,10+1、10+3和东亚峰会等合作机制均为非正式论坛性质,一方面具有灵活、开放、照顾各方舒适度的优势,另一方面也存在缺乏约束力和决策效率不高的缺陷。地区安全机制的缺失也成为东亚合作的“短板”。

  四是如何协调好各类机制的关系。近年来,东亚地区合作机制繁多,虽各有侧重,但也存在议题、成员重叠的问题。各机制间还存在竞争,不利于整合力量。同时东亚合作还需协调好与亚太合作的关系。

  五是如何协调好与美国的关系。美国是重要的太平洋国家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是东亚峰会和东盟地区论坛成员。理论上讲,东亚合作是东亚国家之间的事。但美国的态度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也会影响东亚合作的进程。

  四、东亚合作前途何在

  女士们,先生们,

  日内瓦是多边外交的中心,也曾经是人类第一个普遍性的国际组织国际联盟总部所在地。但令人遗憾的是,国际联盟未能实现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共同愿景。联合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废墟上建立起来,保持了旺盛的生命力,成为当今世界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国际组织。同一世纪成立的两个国际组织的不同命运,为东亚合作提供了有益启示。这就是,要始终坚持和平、共赢、包容的精神。

  第一,东亚国家要坚持和平相处,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不断增强政治互信。东亚地区取得的发展成就得益于几十年来相对和平与稳定的大环境,值得倍加珍惜。近年来,东亚地区国家间领土海洋权益纠纷有所突出,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各国的政治互信,影响了区域合作的开展。面对这些问题,区域国家决不能重回冷战的老路,必须摒弃零和思维,树立共同安全观和发展观,坚持通过对话、谈判等方式和平解决分歧,为深化区域合作打下坚实的政治基础。这也是欧洲一体化不断取得进展的有益经验。

  我本人曾主管边界和海洋事务,深知领土问题事关主权与安全,十分复杂敏感。但我也深信,只要有关各方坚持顾全大局,坚持和平谈判,坚持互谅互让,保持耐心,问题总能得到妥善解决。中国有14个陆地邻国,8个海上邻国,陆地边界2.2万公里,大陆海岸线1.8万多公里。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没有一条已划定的边界。建国63年来,中国政府已通过和平谈判与12个国家解决了陆地边界问题。中国与印度和不丹的边界谈判也正在进行。关于海上合作问题,中国与所有邻国保持着对话与磋商。早在上世纪末,中国分别于韩国和日本签订了渔业合作协定。2000年,中越签订了关于北部湾海洋划界的条约。2005年,中国与朝鲜签订了关于海上共同开发的协定。去年10月,中越两国达成《关于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我想,这些都是中国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争议和推动合作的很好例证。

  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南海问题和钓鱼岛问题。我想借此机会谈谈我的看法。

  南海问题是中国与有关周边国家之间的问题,也是随着新的海洋法秩序的建立而出现的问题。在南海问题上,中国一直致力于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维护南海的航行自由。对于南海存在的一些岛礁主权争议和部分海域划界争议,中方一贯主张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妥善解决。在争议解决前,可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2002年,中国与东盟国家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做出了和平解决争端、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的坚定承诺。2011年7月,中国与东盟国家就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指导方针达成一致,启动了《宣言》框架下的务实合作。目前,在南海问题上,关键是有关各方切实遵守《宣言》精神,不采取使争议扩大化、复杂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

  钓鱼岛问题是中日之间历史遗留的一个问题。日方最近的行动使得钓鱼岛问题严重影响了中日关系的发展。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无论从历史、地理还是从法理角度看都是中国固有领土。早在明、清时期,钓鱼岛就已纳入中国版图,作为台湾附属岛屿进行管辖。1895年日本利用甲午战争窃取了钓鱼岛,并强迫清朝政府签订不平等的《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全岛及其所有附属各岛屿”,钓鱼岛即在其中。1900年,日本将钓鱼岛改名为“尖阁列岛”。1941年,中国对日宣战,废除中日间一切条约。二战结束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文件,钓鱼岛等岛屿在国际法上回归中国。1972年以前,中日两国政府没有外交关系。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和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谈判过程中,两国领导人从发展两国关系大局出发,决定暂不提及钓鱼岛问题,留待以后解决。今年9月,日本政府采取“购买钓鱼岛”及“国有化”等行动,严重侵犯了中国主权,也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公然否定,是对战后国际秩序和《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严重挑战。日本政府近来还试图利用各种渠道,误导国际舆论。但这改变不了日本1895年窃取中国领土的历史事实,改变不了这些岛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已归还给中国的事实,动摇不了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意志坚定不移。我们希望日方立即停止一切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行为,以实际行动纠正错误,重新回到与中方谈判解决争议和共同开发的轨道上来。

  第二,东亚国家要坚持互利共赢,谋求共同发展。过去20年,是亚洲快速发展的20年,也是东亚合作起飞的20年。东亚各国发挥各自优势,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际金融市场持续动荡,保护主义明显增强,东亚发展势头有所放缓。东亚各国都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必须始终把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为第一要务,坚持互利共赢,才能有效调动各种合作力量,夯实合作的民意基础,共同实现东亚的全面振兴。

  第三,东亚国家要坚持开放包容,实现优势互补。东亚地区的多样性既为合作带来挑战,也可以成为合作的动力源泉。各方应以开放的心态,尊重各方在本地区的合理存在和利益,拥抱来自任何方面的建设性贡献,学习借鉴欧洲等其他地区的一体化经验,以宽广的胸襟容纳本地区的差异性和多样性,构建开放包容的地区架构,实现各国之间、各机制间优势互补。域外国家应为东亚合作发挥积极作用而不是消极作用。

  现在,大家都很关注中美两国在东亚和亚太的互动,不少人担心中美能否在亚太和平相处。回顾历史,我们清楚地看到,中美合作与亚太振兴之路是相辅相成的。中美关系保持健康持续发展,对两国、地区和世界都十分重要。中国没有做过损害美国利益的事情,我们希望美国也不要做可能损害中国利益的事情。中美两国历史文化、发展阶段、社会制度不同,对一些地区事务看法有分歧、利益有碰撞、策略有差异,是很正常的。但应该看到,中美两国已成为经济上相互依赖、在应对经济危机和热点问题上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我们也相信,中美关系已经足够成熟,近年来通过领导人会晤、战略与经济对话、战略安全对话、亚太事务磋商等,就地区形势、地区热点、亚太政策等进行了坦诚、深入沟通。只要双方能够共同努力,冷静务实地处理各种分歧,就一定能探索出在亚太和平相处、良性竞争、合作共赢的积极互动模式。这也将有利于推进东亚合作。

  女士们、先生们,

  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在《未来亚洲》一书中说,亚洲的潜力并不在于几个特定国家各自的发展简单相加,而在于泛亚地区整合所带来的好处。这既是对东亚合作过去20多年成绩的肯定,也是对未来的警示。我们坚信,只要区域国家始终坚持东亚合作的原则和大方向,妥善处理分歧和矛盾,寻求利益最大交汇点,东亚区域合作就能在下一个十年、二十年取得更大发展!

  作为东亚的重要成员,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决心不会变,“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不会变,支持东盟一体化建设、推进东亚合作的政策不会变。我们愿与各方共同努力,将21世纪的东亚建成和平的东亚、合作的东亚、共赢的东亚。

  谢谢大家。

分享到: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