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东亚伙伴关系
──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亚太地缘政治”小组讨论上的发言
2015/02/07

(2015年2月6日 慕尼黑)

主席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

  很高兴参加此次会议。二战结束70年来,全球地缘政治发生很大变化,最为突出的表现是,亚太的地位和作用不断上升,东亚已成为继欧盟和北美之后的世界经济第三极。谈到“亚太地缘政治”,基础的问题是怎么看亚太地区形势?核心是东亚能否保持繁荣稳定?这是各界都很关心的问题。

  客观判断东亚地区形势,需要多维视角。从时间坐标看,东亚历经“热战”和冷战,一些残余至今尚存,但总的趋势是从动荡走向和平、从对抗走向合作、从贫穷走向繁荣,并且有望延续下去。从空间坐标看,当今世界仍不太平,东欧和中东战火重燃,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影响仍未消除,而东亚保持总体稳定和较快发展,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环顾全球,东亚称得上是最具发展活力和希望的地区。

  东亚的成就主要得益于亚洲的整体振兴,继日本之后,韩国、中国和东盟等一批亚洲新兴力量群体性崛起。这种群体性崛起得益于多个原因。

  一是东亚国家过去20多年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优势互补,共同发展。这种群体性的和平发展方式,是国际关系民主化的体现,使地区权力更加平衡,有力保障了地区和平稳定。

  二是东亚国家坚持发展优先,着力改善民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找到了解决各种复杂问题的“总钥匙”。

  三是东亚国家本着开放包容的精神,扎实推进地区经济一体化,积极拓展跨区域合作,较好地实现了融合发展。东盟今年将建成共同体,东亚已形成东盟+1、东盟+中日韩、东亚峰会及中日韩三国合作等多个区域合作机制。

  在推进区域合作过程中,亚洲国家形成了相互尊重、协商一致、照顾各方舒适度的合作精神,培育了合作共赢的理念和习惯。这是亚洲各国友好相处、妥处矛盾分歧的宝贵经验,也为未来亚太保持繁荣稳定探索出了路径。

  与欧洲相比,东亚多样性更加突出,政治制度、宗教文化、历史传统、发展阶段的差异性更大。从东亚的经验看,志同道合是伙伴,求同存异也可以成为伙伴。在60年前的万隆会议上,中国总理周恩来就倡议,亚洲国家应求同存异、和平共处。60年来,亚洲国家总体践行了这一原则。

  依敝人之见,东亚保持繁荣稳定,关键要坚持合作共赢:

  第一,政治上平等相待是合作共赢的前提。地区国家无论大小贫富,都有自主选择符合国情发展道路的权利,任何国家都不能将自己的模式强加于人。

  大国之间要理性看待对方战略意图。中方一直推动中美积极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双方同意在亚太构建积极互动与合作格局。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保持高水平发展,秉持结伴而不结盟的原则,不针对第三方。中方一直坚持中日应在四个政治文件基础上发展两国战略互惠关系。

  中小国家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在大国之间选边站队,大国也不应谋求势力范围。地区事务应由地区国家平等协商处理,不可能再由某个国家或集团来主导。

  第二,经济上融合发展是合作共赢的基础。东盟和中、日、韩三国已就2020年建成东亚经济共同体达成共识,RCEP和中日韩自贸谈判正积极向前推进,对实现这一共识将起到重要促进作用。东亚合作是亚太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与APEC可以优势互补。亚太国家应秉持开放的区域主义,推动太平洋东西两岸实现发展对接,TPP和RCEP可协调推进,共同为亚太自贸区建设提供助力。各方还应促进基础设施、政策规制、人员往来的全面融合,打造亚太互联互通新格局。

  中方提出并积极推动建设“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着眼于促进亚洲地区经济融合提出的中国方案。这些倡议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和开放性,将由相关国家共商、共建、共享,遵循通行国际规则,按照现代管理模式运作,与既有机制并行不悖,相互促进。

  第三,寻求共同安全是合作共赢的保障。21世纪不再是零和博弈的冷战时代,东西方之间也不再是你输我赢的关系。各国安危与共,应牢固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从阿拉伯之春、中亚“颜色革命”再到乌克兰危机,有关国家应深刻反思,不能让这一幕在亚洲上演。

  今年适逢二战结束70周年,如何看待历史,关乎亚太未来。有什么样的历史观就会有什么样的安全观。历史不容否认,更不容篡改。只有正视历史,才能面向未来。全球化时代,和平发展是唯一可行的道路。任何国家偏离这一道路,结果都将是灾难性的。德国树立了很好的榜样,赢得邻国和全世界尊重。有关国家应引以为鉴,避免历史问题成为亚太地缘政治的负资产。

  维护亚太长治久安,关键在于构建符合地区实际的安全架构。亚太短期内无法形成类似欧盟高度机制化、覆盖整个地区的安全架构。欧盟的经验可以借鉴,但不能照搬到亚太。

  亚太各次区域建有一些多边安全对话合作机制,包括东盟主导的多边对话平台以及上海合作组织、六方会谈等。这些机制秉持合作安全理念,寻求地区国家共同安全,具有较强包容性,顺应时代潮流,符合地区国家需求,代表了地区安全合作的发展方向,影响力不断扩大。

  东亚国家间的领土和海洋权益问题涉及当事国根本利益和国民感情,既要尊重国际法也要尊重历史事实,需要统筹兼顾、综合施策。最有效的方法是由直接相关方通过协商谈判和平解决。其他国家介入只会使问题更复杂。争议解决前,应加强对话合作,管控分歧,避免小事件影响地区大环境。

  东亚地区还存在美国双边军事同盟体系问题。双边军事同盟体系的存在与演变,关系东亚安全合作与经济一体化如何协调推进。我们希望军事同盟体系能与时俱进,同多边安全机制加强融合,共同推动构建满足各方需要的安全架构。

  朝鲜半岛核问题关系半岛及东北亚和平稳定。各方应拿出诚意,采取灵活务实的做法,重启六方会谈,尽快找到各方接受的解决办法。中方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

  东亚地区当前面临的最现实和突出的威胁来自于非传统安全领域。各方应加强合作,从应对自然灾害、恐怖主义、跨国犯罪、网络安全等具体领域入手,提供更多公共安全产品,形成体系并相互促进,为未来地区安全架构奠定基础。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作为一个大国,中国深知自身的和平与发展身系亚太,亚太的前景与中国的未来息息相关。中方愿同地区国家共同努力,共同打造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东亚伙伴关系,共同维护和促进亚太的持久繁荣稳定。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