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要做“帮手”、止“黑手”,共抗“暴力病毒”
2019/10/27

  外交部驻港公署特派员谢锋:

  ——“街头暴力”病毒正在香港肆虐蔓延,它不是SARS,却比SARS更致命。

  ——“街头暴力”病毒没有国界、毫无底线,而且极易与“民粹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等其他病毒交叉感染,甚至变异为“恐怖主义”毒瘤。

  ——一旦“违法达义”和“街头暴力”的“潘多拉盒子”被打开,没有国家能够独善其身,人类文明将面临浩劫。

  ——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一些外国势力仍然选择性“失明”“失聪”,甚至睁着眼睛说瞎话,昧着良心搞破坏。

  ——有良知的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当街头暴力发生在你们本国时,警察执法就是天经地义、维护法治,而在香港就成了过度执法、侵犯人权?为什么在你们本国实行禁蒙面法就是正当必要,而在香港就成了压制民主和自由?那些蒙面黑衣人,如果是表达民主诉求,又为什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他们的“民主”就那么见不得人、需要蒙面吗?见不得光的,到底是他们挂在嘴上的“民主”,还是违法暴行?

  ——上周,美国会众议院通过了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保护香港法案”和“与香港站在一起”决议案。有良知的人们不禁要问,这些议员何其虚伪,一方面污蔑中国中央政府侵蚀特区自治权,另一方面却通过美国立法赤裸裸地干涉中国内政和香港事务?他们又何其傲慢,竟对法治和自由指数排名均比美国高的香港指手画脚?

  ——他们究竟是“保护香港”,还是纵容暴力、庇护暴徒?他们道貌岸然、口口声声“与香港站在一起”,为何所作所为却“与暴徒站在一边”?

  ——反修例根本就是一个幌子。香港反对派及其背后外国势力的真实目的就是要搞乱香港,推翻合法政府,抢夺管治权,就是要把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颠覆“一国两制”。

  ——止暴制乱刻不容缓!国际社会不能保持沉默,不能隔岸观火,不能幸灾乐祸,更不能助纣为虐。大家要做香港繁荣稳定的“帮手”,坚决制止煽动街头暴力的“黑手”,共同抗击“暴力病毒”!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泰国副总理颂奇:

  ——(香港当前状况)多年前也曾在泰国发生,导致泰国错失了好几年的发展机会。泰国是香港真正的朋友,站在行政长官和香港人民一边。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马凯硕:

  ——暴力非常危险,因为暴力意味着更多暴力,所以港人首先要达成停止暴力的共识。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

  ——来自香港内外的某些敌对势力企图将香港的一切政治化,这是非常危险的。

  ——香港媒体对内地事务的主流报道几乎是可笑的。我常对朋友说,对这些媒体的报道可以反过来读。

  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

  ——当前香港局势是回归以来最严重的一次。…… 我们看到了这种极度暴力和虚无主义行为。

  ——香港经济没有竞争力,它是反竞争的,是从英国殖民主义继承而来的寡头垄断的经济。香港亟需进行一场自己版本的“改革开放”。

  前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罗思义:

  ——主导(香港当前这场)暴力骚乱的人动机很明显,这与他们提出的“五大诉求”毫无关系。他们想要一个不是中国一部分的、单独的香港。

  ——认为香港可以与中国分开发展是彻头彻尾的幻想。香港不会从中国被拖走,它将永远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前行的唯一出路是用好作为中国一部分的优势。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

  ——香港需要美国的投资、需要美国的贸易、需要美国的资金、需要美国的科技创新,但不需要美国的政客。不要相信美国的政客!这是过去20年的事实证明的。

  中欧论坛创始人高大伟:

  ——像我这样一个来自巴黎的法国人都对中华文明有如此热情,如果香港的年轻人对国家有正确的认知,那么他们会同样对中国感到尊重和钦佩。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